设计文章

>

景观设计

>

景观规划与设计的整体性框架探索

景观规划与设计的整体性框架探索

2013年8月22日 6:25:14
来源: 作者: 1617次浏览 [打印]

  一、从古典园林与现代景观的分野谈起

  景观,一个涵盖了风景园林、地理学、生态学、建筑学等诸多领域的概念,从现代景观规划设计的发展来看,它的领域早已从传统的古典园林营建拓展到更大领域,两者在所涉及的范围和尺度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但是,在中国城市高速发展、城市面貌的塑造和城市环境的提升成为急迫课题的时候,很多人将现代景观规划设计与“造园”以及“环境小品设计”、“种草种树”等同起来。因而一些关于景观规划设计的基本问题总是含糊不清,有些人在理论上有了些认识,但落实到具体的操作层面上,缺乏系统的指导。
  通过多年的美国景观规划设计师职业生涯和主持设计大量国内外案例的经验总结,笔者在此提出一种“大景观”(ComprehensiveLandscapePlanningandDesign)的整体性规划设计方法,希望与同行们共同探讨中国景观规划设计领域的未来发展之道。

  二、大景观规划设计·工作领域的有机联系

  笔者所提出的大景观规划设计方法首先强调的是不同空间层次上景观规划设计工作的有机联系。对于景观规划设计工作领域的界定,决不是仅仅限于“造园”、“环境小品设计”、“种树种草”等传统园林的范畴,如果我们回溯现代景观规划设计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晰地看到早在一个多世纪的创始之初,景观规划设计同传统园林设计就已经明显的区分开来。美国杰出的景观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劳·欧姆斯特德(F.L.Olmsted)以其具有开创性的工作和广泛的实践领域—风景保护区、城市公园、公园系统、住宅社区、学生住宅区、政府建筑、乡间庄园等—奠定了现代景观规划设计的基础和范围。此后,西方国家景观规划行业历经战后的繁荣发展与涉及领域的进一步扩充,到20世纪60年代以后景观规划更是从生态学领域与区域规划领域两方面进一步的拓展,其在空间尺度和工作方法上都有了跨越式的发展。纵观现代景观规划设计在这一百多年来的发展演变,景观学人的不断开拓与探索使得其有着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它基于对人居环境的整体营建,是从宏观到微观尺度上空间环境的通体考虑,包含了从社会理想到生态原则等诸多领域的实践,体现出综合性以及专业化的发展方向。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景观规划设计的工作领域涉及到从区域规划—城市规划—城市设计等不同的空间尺度层面。
  在这些不同空间尺度的领域中,景观规划设计师有着不同的工作范围,担任着不同的职责:
  1.区域规划·景观生态规划的制定者
  区域性的景观规划设计通常以自然因素作为规划边界的依据,例如河流流域、平原地区等,其范围往往达到几千平方公里或者几百平方公里,甚至在整体国土范围内进行宏观的景观生态规划。
  说到景观规划设计在解决区域和城市生态问题中的重要地位,不能不提到“宾夕法尼亚学派”的中坚人物麦克哈格教授(IanMcHarg),他于1969年出版的著作《设计结合自然》和其规划实践活动不仅拓展了景观规划设计领域,同时也奠定了景观规划设计师在区域性景观生态规划中的重要地位。麦克哈格所建立的以区域自然环境与自然资源适宜性的等级分析为核心的生态学框架,一直是景观规划设计者在处理大尺度景观规划时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其使用的地图叠置法、因子加权评分法、生态因子组合法等规划设计方法也成为景观规划设计者在进行区域性景观规划设计时的得力工具。在美国,尽管从事区域规划的人员往往有着不同的专业背景,但是自然生态和区域景观规划的共同思想使得景观规划设计师在这种宏观尺度上的景观规划设计中起到主导的作用;不仅如此,景观规划师还为政府制定宏观领域中的环境保护法规与政策方面起着积极的作用。
  2.城市规划·综合规划决策的参与者
  城市规划是一种基于宏观框架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通过有效的空间组织来调控城市或区域的未来发展,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城市规划与景观规划设计在很多的领域交叠重合,例如对物质空间环境的考虑,对社会发展目标的关切等,在现代城市规划发展的早期,两者并没有泾渭分明的区别。从美国的发展历程来看,景观规划设计师在美国城市规划的发展上,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
  1857年纽约中央公园的规划建设标志着现代景观规划设计的发轫,同时它也是城市规划的重要部分;在美国城市规划发展的历程中,我们可以屡屡看到景观规划设计师的在其中的重要作用:
  ●1901年小欧姆斯特德被指派领导参议院公园委员会,负责修改华盛顿特区的计划。这份华盛顿特区麦克米伦规划(McmillanPlan)体现了景观规划设计师作为负责人,在城市规划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1909年的芝加哥城市规划中,伯罕(DanielH.Burnham)是著名的城市规划者,但是负责组织城市规划专业的多是景观规划师。在1909年召开的城市规划会议上,小欧姆斯特德和诺伦(JohnNolen)等景观规划设计师有重要的论文发表。
  ●到20世纪头10年的末期,城市规划者开始注意到城市经济、社会等因素对于城市发展的影响,景观规划设计师再次成为带头试验“科学”方法的人。1910年小欧姆斯特德在新哈芬市政改革委员会的报告中,尝试运用统计分析的方法;曼宁(WarrenH.Manning)在同期为马萨诸塞州比勒里卡(Billerica)作的规划中,考虑到诸如森林覆盖、土壤等景观资源问题。
  ●1915年,14个景观规划设计师创立美国城市规划学会,后改名为美国规划协会(AmericanPlanningAssociation)。
  此外,从哈佛大学景观规划专业和城市规划发展的历程来看,也可以看到两者之间的密切联系:在景观规划设计课程开设的9年后,即1909年哈佛大学城市规划课程出现,到1923年城市规划专业正式从景观规划设计中分离出去并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
  随着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后工业社会中极为复杂的城市问题使得各种城市规划的理论和方法应运而生,城市规划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从以往注重物质环境的规划到强调以人为本的社会目标、强调生态观念、强调文化多元等等,这些思想很难以一种统一的理论来概括,同时也很难有一种达成一致的方法来整体认识和改造城市。然而,无论这些多元的规划理论从什么角度出发,其关注的焦点都是人与环境的平衡问题,是城市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这也正是景观规划设计的中心议题所在。生态观念的兴起更是拓展了景观规划设计领域,也为城市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景观生态学的理论和方法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开拓了新的思路,因其在城市中的重要运用价值成为总体城市规划的重要内容和景观管理的必要手段。
  从另一方面来说,作为偏重科学性和技术性的城市规划领域,近年来对于城市规划需要艺术性和美学观念的呼声日益高涨。城市之美源于建筑环境的和谐,同时也源于自然环境的优美。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霍华德的花园城市,理想的城市从来都有着如画般优美的环境,理想的城市规划毫无疑问都是建筑环境和自然景色的良好结合,景观规划设计在其间的重要作用不言自明。
  综上所述,在越来越强调多方参与的城市规划中,景观规划设计师无疑能够以自身的专业背景作为合作伙伴(Partner)参与到综合的城市规划过程中去,为城市的总体发展策略、总体空间布局的制定提供技术和美学上的有力支持。
  3.城市设计·场地环境营建的领导者
  现代城市设计运动的开始以1893年芝加哥城市美化运动为标志,此时也正是景观规划设计师大展宏图的时期。在现代城市设计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中,对城市户外空间的研究和整体塑造一直是其重点和核心所在,这些城市空间要素在欧姆斯特德景观实践的范畴中几乎都予以涉及。依据英国景观学会的定义,景观规划师的职责是规划、设计和创造所有形态的外部空间,1)哈佛大学教授诺顿(NormanT.Nowton)更是以“任何关于人类使用户外空间和土地的问题”来表述景观规划设计的领域。
  笔者所提出整体性景观规划设计框架在城市设计层面上是一种以景观规划设计师为主导的设计理念和设计方法,即是一种强调总体的景观规划设计先行,在景观规划设计师确立总体布局,确定道路组织、场地竖向标高的条件下,建筑师和其他专业技术人员进行配合的设计模式。这与国内传统的由建筑师先行布局,景观师而后填空的设计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这种设计理念和设计方式的提出是鉴于景观规划设计的工作领域。如前所述,景观规划设计的工作领域涉足宏观的区域景观生态规划和城市规划,对于大尺度规划的制定和决策参与使得景观规划设计师在进行场地设计时有着更为广阔的视野。
  其次,这种设计理念和设计方式的提出是鉴于景观规划设计的专业背景。景观规划设计是一个涉及范围广泛的领域,不仅从它发展历程中所涉及到的范围,而且我们可以从美国一些著名大学景观规划设计专业的课程设计以及美国景观建筑师考试注册委员会对景观规划设计实践的定义可以看出。2)同时,景观规划设计本身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很多相关行业的专业人员—如建筑师、城市规划师、项目策划者等—进入景观规划设计行业也使得该领域得到极大丰富和充实。3)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景观规划设计代表着多种学科的交融和多种视角的交织,城市设计中所展现出来的是从空间布局、形体组织到植物小品配置诸多方面的系统化和综合性考虑。
  事实上,优秀的城市设计应当是建筑、开敞空间、植物环境的风格协调一致,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存在。这要求设计者在城市设计的最初就有一个整体的构思并且能在设计过程中贯彻始终。从目前国内的城市设计发展来看,几乎都是由规划师和建筑师先完成规划范围内的总体布局和建筑单体的设计,然后由园林师完善环境小品、植物配置的工作。这种分段式的工作模式由于缺乏设计者对整体环境自始而终的考虑,往往容易造成建筑环境与园林环境的脱节。从专业领域来说,规划师和建筑师考虑景观环境的出发点往往更多地侧重于建筑和空间构筑实体而忽视环境、植被的研究设计,由于多缺乏相关的景观园林教育背景,即使在对景观环境进行处理时难免有力所不及之处。而园林师的教育长久以来一直源于传统的园林专业,教学的重点在于植物配置和私宅园林的设计手法,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景观规划设计专业教育,使得园林师难以从更大尺度上对场地进行整体考虑。因而在“规划师、建筑师做规划与建筑,园林师设计环境”这种模式下所进行的城市设计和场地设计中,不尽如人意的状况较为普遍,例如设计精致的建筑与缺乏考虑的环境共处,或是环境设计自成体系,与建筑缺乏联系,这些都反映出一种整体性思维和整体性设计流程的缺失。
  因而,笔者所倡导的大景观规划设计理念在城市设计层面上正是强调其设计过程的整体性,由景观规划设计师担任设计领导者的角色,负责整个项目从始至终的全过程。这样的整体性设计模式消融了以往规划师、建筑师、园林师清晰分割的工作界限,能够有效的促成“规划—建筑—园林”一体化考虑,有利于促进城市空间的整体营建和良好生活氛围的形成。在这个过程中,景观规划设计师不仅仅是专业的工程技术人员,解决建造中的工程问题和创造优美的城市环境;同时也是协调者,在总体把握设计进程的情况下协调政府与开发商之间、各个专业之间的配合。以下就让我们来看看整体性景观规划设计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