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设计

>

新国立国际美术馆

新国立国际美术馆

2013年8月23日 5:42:39
来源: 作者: 938次浏览 [打印]

第5座国立美术馆“国立新美术馆”(TheNationalArtCenter,Tokyo)于2007年1月中开始营运,与附近的“森美术馆”以及2007年3月底开幕的区域开发计画,共同将六本木建构出一块崭新的艺术文化场域。


  该美术馆的建筑总面积约为48,980平方米,是日本最大的美术展演空间,但其本身并不收藏美术作品。内部区隔成12间大小不同的展厅,挑高的天井设计与无樑柱的展览空间,可同时容纳10个以上的展览活动。展场外还融合艺术图书馆、讲堂、购物空间、餐厅、咖啡馆等,甚至与东京的家饰名店Cibone合作开设美术馆商店,同时为美术馆设计独家商品。由日本知名建筑师黑川纪章为首设计,如波浪起伏般的玻璃帷幕,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设计以绿色概念出发,使建筑具有耐震、雨水再利用、地下自然换气等功能,且与地铁站连结。驻足于馆内自然波纹的光线下,彷彿也与附近的公园林地呼息共存。


  据说黑川纪章一生共设计了27座美术馆,虽然大大小小,形态各异,但功能都是美术馆。忘了在哪里看到,说黑川纪章自己对于美术馆设计的一个理念是不要喧宾夺主,美术馆的主角儿是展出的美术作品,而不是建筑。我想这不是讹传就是谎言,建筑有时候是需要谦逊一些,低调一些,但我看不到有什么理由为了突出建筑的使用者而让建筑保持谦卑,反而让美术馆的建筑本身也成为一件艺术品不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吗?这样人们就可以在艺术品中品味艺术品。或者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不要喧宾夺主的含义,即给予美术作品恰当的展示空间,使人们在欣赏美术馆时,就是欣赏这座建筑,而贮立在画作前,就是欣赏画作,而不再受建筑形态的影响,这样就很容易得到一个由简单展室和复杂公共空间组成的既富有艺术气质又不喧宾夺主的美术馆。


  位于东京六本木的国立新美术馆可能恰恰采用了这样一种解说。看到它的立面便令人兴奋,但如果飞到天上去看看它的平面,简直令人愤怒。一个平淡无奇的方盒子带了一张波纹形状的巨大面具,不由让人怀疑黑川先生是不是在跟旁边的六本木Hills开完笑,你不是很炫很艺术吗?我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炫!但话说回来,这样酷炫的造型确实非常符合六本木一带的气质,从六本木Hills的成功,到国立新美术馆的个性张扬,再到TokyoMidtown的集体式爆发,六本木这片弹丸之地居然已经汇集了日本当代众多设计大师们的作品,从而成为一个令人留连的艺术之城。黑川纪章的新国立美术馆的华丽面具迎合了六本木的口味,同时又没有牺牲展示空间的宁静与单纯,拿捏得很到位。


  入口的圆盘下面是一个放伞的小厅,多雨是东京的特点,并且人们对长柄伞情有独钟,为此,在超市、教室、办公室等各种公共场所的门口都有专门插伞的地方。简单一些的就是一些篓子,而比较大型的公共场所前因为伞比较多,怕拿错,就会有像自助式伞托这样的装置,可以把长柄伞锁在架子上。扯远了。总之伞厅的后面就是入口了。


  看到这些自由而通透的曲面的时候我总是在想,黑川先生当初是不是想做得再通透一些呢?金属的杆件是不是希望再少一些呢?恐怕是限于技术条件,才做成了这个有些像仙人球一样不太光滑的东西出来吧。其实这样的格子是很密了,不至于做到这么密,但再做疏一些反而没有这样有韵律。要么就能做得非常光滑,一条肋都不要有,既然要容忍肋,就不要只是容忍,而是积极的处理肋与造型的关系,制造出恰当的韵律。这大概是一种积极的妥协。内部公共大厅里最显著的便是一大一小两个清水混凝土的倒锥台。清水混凝土的自然表面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生命力,金属和玻璃都没有,磁砖什么的就更别提了。在丹下健三先生设计的圣玛丽亚大教堂里就是粗糙的清水混凝土的生命力让我误以为进入了什么外星生命的体内。而现在眼前这样恬静光滑的清水混凝土表面则又给人另一种感觉。


  六本木地区已被铸就为东京的艺术重镇。这里有3个重要的艺术博物馆(被称为“艺术三角洲”)。彼此仅相隔约15分钟的步行距离。其中最前卫的要算位于东京Midtown南面的新开馆的国立新美术馆。国立新美术馆(简称NACT)是一座外型曲线优美的现代化玻璃建筑,是应国内艺术团体的要求而建立的,作为艺术协会及团体组织每年举办各种艺术展的会场使用。国立新美术馆是第5座国立美术馆,为推动课外教育的普及,经常更换展示作品,还设有一个大型艺术图书馆。NACT是一座唯一沒有藏品,日本国内展厅面积最大(14,000平方米)的美术馆,集中展示反映日本和世界的新潮艺术、艺术表现力的作品。开馆至今,NACT深受国内外人士的好评,已举办了“日本媒体艺术节”,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提供的“莫奈作品回顾展”以及来自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巨匠毕加索爱和创造的轨迹”作品展。总之,你在六本木能欣赏到日本乃至世界一流的艺术作品。


  特别是当变化多端的光线照射在有生命力的混凝土上时,仿佛能感觉到混凝土锥体有脉搏在跳动。体量与光影的效果总是能给人一些不一样的惊喜。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