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生态

>

北京城市扩张的生态底线 ——基本生态系统服务及其安全格局

北京城市扩张的生态底线 ——基本生态系统服务及其安全格局

2013年8月26日 15:13:37
来源: 作者: 1035次浏览 [打印]

1引言
1.1关于生态系统服务和安全格局

  生态系统服务(Ecosystemsservices)是人类从生态系统中获得的产品和服务,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恩惠之源。通常,生态系统服务被归纳为4类:调节服务、供给服务、支持功能和文化服务[1-7]。然而在我国快速城市化进程中,不合理的人类活动极大地改变了生态系统的结构,导致生态系统提供服务的能力降低,严重威胁可持续发展和居民生活质量。如何在巨大的发展压力和较为脆弱的生态条件下,有效地维护和恢复城市的生态系统服务,协调城市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实现精明发展与精明保护,已成为当代中国学术界和政府决策部门所必须面对的严峻挑战。正如保护基本农田已成为我国粮食安全的底线一样,维护城市基本生态系统服务也应该成为我国城市生态安全的底线。
  当前,我国学者在城市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生态系统健康评价、景观格局变化与生态效应、生态安全等方面展开了卓有成效的研究[8-14]。然而,对于人地关系高度紧张的快速城市化地区来说,更具现实意义的问题是:如何判别和保护城市扩张的生态底线?这方面的探讨有待进一步开展。从土地规划和城市空间扩张的角度来说,城市生态安全的底线是维护最低限度生态系统服务的安全格局。我们在城市规划和建设时,必须优先识别和保护自然提供的关键生态系统服务以及维护这些服务的空间格局,然后适应性地选择我们的栖息地,来确定我们城市的形态和空间格局。
  确定生态系统服务的安全格局需要明确两个问题:
  第一,城市生态系统中哪些是关键的、不可替代的、需要持续存在的基本生态系统服务?
  第二,维护这些基本生态系统服务的最低生态安全格局如何确定?

1.2城市基本生态系统服务和生态底线
  尽管生态系统提供的四大类服务是同等重要的,但城市生态环境的条件决定了必须优先保护一些关键性的生态系统服务。定义生态系统服务的基本性必须同时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1)必不可少性:这些生态系统服务应由生态系统中的关键因子提供和创造,它们在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十分突出,且对人类福祉具有重大影响并且不可或缺,如水、空气和食物;
  (2)地域关联性:这些生态系统服务无法从系统外输入、不能用技术代替或代价极为高昂。例如,尽管粮食生产虽然非常重要,但它并没有地域性,所以在大城市中并不构成城市生态系统的基本生态服务;尽管雨洪调节可以通过跨地域水利工程来实现,但成本巨大,因此应尽量在本地域内实现,也属于土地生态系统的基本生态服务。
  (3)尺度关联性:生态系统过程和服务只在特定的时空尺度上才能显著地表现出来,如水过程的调节功能的体现必须在全流域范围内来认识。对于大城市来说,生态系统服务应重点考虑景观和区域尺度上来考虑;
  (4)土地关联性:城市规划或土地利用规划主要通过土地利用类型和布局对生态系统进行影响,这些生态系统服务应与土地利用类型和空间布局紧密相关。
  具有上述特性的生态系统服务可定义为城市的基本生态系统服务,包括水文调节、气候调节、水资源供给、生物多样性保护、文化审美与启智等。这些生态系统服务在城市发展中是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同时也是人们通过城市规划等手段能够进行恢复和保育的。维护这些基本生态服务的安全格局,就是城市发展的生态底线。

2方法论:生态安全格局及其构建
  根据景观格局-过程原理,生态系统服务的维护需要特定的景观格局,这个维护城市生态系统服务的空间格局就是“生态安全格局”[15-16]。如同市政基础设施一样,生态安全格局就是城市发展所赖以持续的生态基础设施,它为城市及其居民提供综合的生态系统服务,维持城市生态系统结构和过程健康与完整,是维护区域与城市生态安全、实现精明保护与精明增长、建设宜居城市的基本保障和重要途径[17]。
  在快速城市化和人地关系高度紧张的背景下,生态安全格局应强调最低限度的景观生态结构对于生态系统服务的贡献。为此,相关研究要强调最低生态安全格局的概念,即通过最少量土地的保护,保障城市最基本的生态系统服务。维护这些基本生态系统服务的安全格局就是城市扩张的“生态底线”,是城市发展不可突破的刚性格局,或者叫最少生态用地[18]。
  20世纪90年代,生态安全格局(EcologicalSecurityPattern)被作为维护生态过程安全的关键性格局而提出来,是景观安全格局(LandscapeSecurityPattern)的一种[15-16]。景观安全格局旨在解决如何在有限的国土面积上,以最高效的景观格局来维护土地上的生态过程,历史文化过程,游憩过程等的健康与安全的问题。它以景观生态学理论为基础,基于景观过程和格局的关系,通过景观过程(包括城市的扩张、物种的空间运动、水和风的流动、灾害过程的扩散等)的分析和模拟,来判别对这些过程的健康与安全具有关键意义的景观元素、空间位置及空间联系[18~19]。景观安全格局还融合了可辩护规划思想、博弈论、门槛理论、生态承载力和生态经济学中的安全标准思想,其作为判别和建立生态安全格局的有效途径,已在多项研究中得到应用和检验[19~24]。
  本研究以中国快速城市化的典型代表——北京市为例,研究保障北京市基本生态系统服务的最低生态安全格局,以此作为城市空间发展和土地利用的生态底线。本研究可以为城市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提供理论和方法论方面的借鉴。

3北京城市扩张的生态底线
3.1北京城市生态系统服务问题与挑战
  当前,北京市水土资源不足、城市发展空间回旋余地小、生态系统服务的供需矛盾十分突出[25-26]。北京市基本生态服务面临着危机与挑战,并集中表现在以下方面:
3.1.1调节服务下降
  (1)水过程的自我调节
  (a)城市硬化地表的增加和目标单一的雨洪管理方式,造成城市排水压力加大,雨水资源白白流失。有资料表明,北京市主城区排水河道其洪峰流量比50年代大3-4倍,近年来,城区只要2-3小时出现80-100mm降水,就出现多处内涝[27]。据1985-1997年统计,扣除过境水量,多年平均汛期径流出境水量约7.13亿m3,其中大部分为城市产生的地表径流[28]。
  (b)城市不透水面积的增加还阻碍了地下水回补过程,加之地下水的过度开采,北京市地下水位连年下降,2007年末地下水平均埋深22.89m,比1980年末下降15.55m,储量减少79.6亿m3,并引发了湿地萎缩、地面沉降等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29]。
  (c)城市建设、农业围垦占用了大量湿地,降低了湿地在消减洪峰、滞蓄洪水和提供生境等方面的能力,部分河流湖泊出现了干涸断流的现象[30]。
  (d)河道渠化、固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水环境的恶化,而且降低了河流在蓄滞洪水、防止侵蚀、水质净化和提供生境等多方面的生态功能[30]。
  (2)水土保持
  北京的自然条件导致了水土流失的问题较为突出。北京市域范围内地形以山地为主,其中绝大部分为坡地,坡度大于25°的陡坡面积约占三分之二,这些地区水土流失范围分布较广,部分地区水土流失程度严重,是北京市山区非常突出的土地生态环境问题。截止2000年,北京市水土流失面积约占国土总面积的24.3%,其中水土流失高度敏感区主要分布在北京北部与西部地区,面积达1977.31km2[31]。
  (3)地质灾害防护
  北京地质条件复杂,是多种地质灾害的易发区。从空间分布上看,山区是泥石流、滑坡、崩塌(滑塌)、矿山地面塌陷等地质灾害的集中分布区,而平原地区则存在着地裂缝、地面沉降等地质灾害的威胁。在人类开发利用各种资源的过程中,一些不合理的活动,如西部煤矿开采、山区不合理的放牧和旅游开发、平原区地下水开采、建设用地位于地裂缝附近等,为地质灾害的发生埋下了隐患。

下一页
本文共 4 页,第[1][2][3][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