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文化

>

只有你想不到的建筑材料

只有你想不到的建筑材料

2013年8月28日 12:30:50
来源: 作者: 615次浏览 [打印]

造房子需要什么?古人用茅草、石头、木料、砖瓦,现代人用钢筋、水泥。“常规的建筑材料无非就这么几样,设计师在设计时,选择非常有限。所以,设计标志性建筑,设计师一般还是会先考虑建筑的布局、造型。”在自己的学生时代,上海浦东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师林选泉就曾因这个问题而纠结。当时他希望选用一种独一无二的新材料去诠释设计理念。“可是进行得并不顺利。我很快就明白,建筑材料虽然是建筑之本,却在扮演配角。”

  不过,在世博园区内看到用竹子搭建的印度馆、以麦子秸秆、垃圾作砖块的万科馆、被“铁锈”覆盖的澳大利亚馆等等展馆后,他否定了自己长久以来凭经验形成的观点。“世博会各个展馆对建筑材料的选择和使用,给我带来不少灵感。或许,在以后很多年里,这些展馆案例都会影响我们这些年轻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和作品。”

  建筑材料不再埋没于繁复的建筑本体之中。上海世博会的建筑中,各类新颖的建筑材料正在大放异彩。不只像林选泉这样的年轻设计师,对于颇多游客,这些建筑材料吸引眼球的能力,也超过了展馆本身的内容。

  垃圾建成炫丽建筑

  很多人对浦西园区万科馆的印象,是“七座金灿灿麦垛的建筑”。它用麦秸秆压成的板材作为外墙材料,七座小展馆连接成一个整体。“麦秸秆一直是世界各国头疼的农业废弃物,通常的处理办法就是简单焚烧。这种做法制造了更多二氧化碳,会加快全球气候变暖。”在接下设计任务之时,“全球变暖”四个字就不停地在万科馆设计师陆翔大脑中盘旋。

  在一次郊游活动中,陆翔对麦秸秆产生了兴趣。“在生长过程中,麦秸秆经过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实际上是负值。所以,我们想用这种固碳材料建万科馆。”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麦秸秆做成的东西,都不够硬度、不够牢度,只能做装饰材料。这种观念已经过时了。”陆翔注意到,国际上,一种用秸秆制作板材的技术正在悄然兴起。95%的麦秸秆加上5%的环保胶,在高科技流水线上经过一番风干、打磨、压制,一块方形的秸秆板就出炉了。陆翔表示,这次他们尝试麦秸秆,以后条件成熟了,还会考虑如甜菜、玉米等农作物的剩余物。

  即便不是内行,也能一眼看出万科馆用的是麦秸秆板材。但没有专家的解释,很多人不会相信,“冰壶”芬兰馆用的建筑材料也源自垃圾。从外形上看,白色的芬兰馆外形轻盈圆润。展馆周身包覆的2.5万块白色“冰块”赋予整栋建筑物大理石般的光泽。“如果不是做成建筑材料,这里起码会有20万吨废料被直接掩埋,或者用于发电。”为芬兰馆提供建筑材料的芬欧汇川公司的UPMProFi材料业务总监马尔库·科斯维塔(MarkkuKoivisto)介绍这些白色“冰块”的来历时,不无得意。这些白色“冰块”正是其公司用垃圾制成的UPMProFi木塑复合板。

  复合板中有60%的成分来自一种不干胶标签材料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并且,它并不包含任何木材或类似材料。”在设计师确定芬兰馆的设计方案之前,马尔库·科斯维塔担当了很长时间的说客。“这种材料是第一次在世博会上使用,看上去有点冒险。”马尔库·科斯维塔努力去证实,这种新型环保材料能够抵抗各种恶劣环境,既符合世博会的主题,也将衬托出芬兰馆清新、简约的风格。“垃圾冰砖”,于是出现在了冰清玉洁的“冰壶”外墙。

  当自然成为建筑的一部分

  “我知道,很多展馆利用了循环再生材料,这很环保。但请注意,我们的展馆材料用的不是垃圾,而是铁锈。”澳大利亚馆的设计团队“木湿地建筑”(WoodMarshArchitecture)主要成员之一安东尼·马丁(AnthonyMartin)说。

  墙的颜色会随着天气的变化而改变——由最初的橙色,逐渐演变成更接近澳大利亚内陆地表的赭红色。“随时间变色的奥秘在于,我们采用了耐风化钢覆层材料。”安东尼·马丁解释说,经历风吹雨打,耐风化钢的外层会快速氧化并形成锈层,保护内部的钢材不再进一步生锈。而表层在逐渐氧化后形成的这种赭红色,正好从视觉上不断唤醒人们对澳大利亚土地颜色的回忆。

  澳大利亚馆外,沿外墙地面铺了一圈大小不一的铁矿石。安东尼·马丁表示,这是“木湿地建筑”的一个巧思。“铁矿石来自澳大利亚。耐风化钢的原料正是从这些铁矿石中炼出的。我们想通过这样一个铁矿石和钢板互相呼应的关系,突出土地中产生了资源、资源为人们利用而成为材料这一意思。”和自然不断互动,随时间逐渐变红的外墙,则是为了告诉人们,顺应自然规律,尊重自然的选择。

  本产业馆用1万根废弃单管搭建展馆外墙,瑞士馆外墙用大豆纤维制成,既能发电又能天然降解,德中同行馆运用竹子、塑料薄膜与钢材混搭,西班牙馆则特意从山东采购了一大批草柳编织的藤条……这些,都让人看到了属于这个时代的绿色环保建筑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