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文化

>

乡村景观对西方园林的影响

乡村景观对西方园林的影响

2013年9月5日 10:43:05
来源: 作者: 1649次浏览 [打印]

在城市公园的发展中,美国的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FrederickLawOlmsted,1822—1903)的贡献和影响是最令人瞩目的,他从普通的乡村景色中汲取了营养,并提出“把乡村带入城市”。



奥姆斯特德认为:娱乐和休闲是一个城市必要的功能,而建设公园是一个民主政府在城市化进程中追求文明生活的表现。但城市公园不仅是一个娱乐场所,还应该是一个“自然的天堂”,使市民能很快进入不受城市喧嚣干扰的自然环境之中。在英国旅行时所见到的乡村牧场风光就成为奥姆斯特德心中“自然的天堂”,他主张在城市中心应引入这种“乡村式风景”。因此,在设计中强调空间的无限感、微微起伏的优雅地形、营造牧场风光也成为他日后公园设计基本模式。

  1.2乡村景观的艺术再现

  对西方的现代风景园林设计师来说,除了直接再现牧场风光,很多设计师也运用艺术的手法,将乡村景观进行抽象的加工与再现。法国设计师米歇尔•高哈汝在西班牙乡村旅行时,西班牙种植在山丘上的橄榄树林所形成的田园风光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城市的公园实践中,他也同样希望把这种风光引入城市之中,再现这类乡村景观。法国格勒诺布尔新城公园(Villeneuve-de-Grenoble)是个典型的实例。在这里,高哈汝模仿西班牙的乡村风光,在平地上设计了圆圆的山丘和成排树丛,地形的雕塑感非常强,艺术地再现了“山丘上种植着橄榄树林”的西班牙乡村景观(图4)。德国设计师赖纳•施密特(RainerSchmidt)在慕尼黑机场2号终点站的花园设计中,从慕尼黑周边的乡村自然景观中得到设计灵感,几何形的山丘和砾石铺就的道路告诉了游客关于场地周围的环境。这种极简主义的设计手法更为抽象和夸张。

1.3耕作景观的再现

  风景园林师不仅关注于乡村景观的整体意象,同时,乡村景观中一些局部的景观特征也对设计师的设计产生了启发。美国风景园林师丹•克雷(DanKiley)、埃克博(GarrettEckbo)和罗斯(JamesRose)在哈佛读书的时候,他们的研究论文中就有对农业耕作景观的赞美:“他们从中国的梯田、北达科他州的麦田和莱茵河沿岸的葡萄园中看到美丽与实用的统一,认为农民是‘首席的风景园林设计师’,农民使用他们所能获得的知识和技能、不受设计理论和美学理论的困扰,根据现状和所需来塑造和改造他的土地,而结果却能戏剧性地表达人类在设计上的成就与志向,可以与埃斯特庄园(Villad’Este)或者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Palace)相媲美。”这段描述说明:耕作过的土地是一种风景,耕作景观对我们的视觉是一种享受(图6)。

  1.4变化的风景——季相特点的反映

  1995年,西班牙设计师费尔南多•卡伦科(FernandoCaruncho)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完成的“麦圃”(MasdelesVoltes)设计中,就体现出这样一个思想:将时间的流逝和季节的变化考虑到设计中来。花园的建设地点是在西班牙北部的一个农场,位于一个向南微微倾斜的坡地上,农舍位于坡地的高处,视线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农业景观。卡伦科认为:“这是一个农业庭院,在这里无论种什么品种的花,都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

  卡伦科的设计从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农业历史中获得灵感和设计语言,在花园设计中参照这个地区传统农业的种植方式,采用了大片麦地的规则布局。同时,卡伦科也认为:麦田生长过程反映了周围农作物生长的周期,是季节变化的缩影;“春天,种子破土而出,呈现出翡翠般的绿色;夏天,高高的麦田在风中摇曳;秋天,麦田成熟,呈现出金黄色;冬天,土地犁过之后形成美丽的图案,而从前密集的空间在这个季节也变得开敞”。

作为低地国家的荷兰,由于国土狭小,从5世纪开始围海造田,以便获得更多的土地用于耕作和居住。他们在不同的高程上修建不同尺度的线状水渠,沿河流修筑堤岸,结果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了结构分明、功能性的、绝大部分是线状构筑的景观(图11)。荷兰风景园林设计师高伊策(AdriaanGeuze)所领导的西8景观设计事务所的作品充分体现了荷兰乡村景观的地域特征。在Interpolis公司总部庭院中,设计师将长度从20~85m不等的线性水池穿插在花园中,水池方向不一,形状不同,产生了强烈的、不断变化的透视效果,成为园子视觉的中心(图12)。高哈汝夫妇的苏塞公园设计方案体现了法国特有的乡村景色和森林风光。1979年,巴黎北面的塞纳—圣德尼省(laSeine-SaintDenis)要在城市边缘的农田上兴建一处面积达200hm2的大型郊野公园,为市民提供一个以植物群落为主的自然游憩环境。在法国传统的小农经济和圃制农业的影响下,不同农户所有的田地之间的土堤和树栅(bocage)形成的网格,从中世纪起就构成了法国广阔的平原地区典型的国土景观;而在法国城市郊区的浓密森林中,常常有为打猎而开辟的放射型道路系统。高哈汝通过设计再现了这些树栅、土堤、水渠等法国特有的乡村景观以及林间多岔路口的形式和林中空地这些法国传统平原上独特的森林景观](图13)。

2.1延续场所文脉

  乡村景观是生活在乡村地区的人们在土地上建造房屋、耕种土地、生存繁衍而形成的。在土地上所遗留的肌理与历史,事实上也是一种“自然”的过程,是人与自然相互适应而产生的“自然的”结果,是土地特有的特征。这种肌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土地的文化价值、标准和态度的发展演变,凝聚着丰厚的人文精神,是记忆的集中体现。在设计中,注重反映乡村景观所体现的场所历史、延续场所文脉,成为构建新景观、体现场所独特性的一种方式。慕尼黑风景公园的设计反映了设计师在设计中从场地在成为机场之前的农田肌理中得到的设计启发。1995年,法国风景园林师GillesVexlard和他的公司巴黎北纬事务所,赢得了风景公园的国际竞标。设计师从场地在成为机场之前的农田肌理中得到启发,在设计中通过成角度的、直线型的设计恢复了场地在成为机场之前的东北西南走向的农田肌理,与周边的农田场地取得了很好的呼应。

  2.2保存农业体验

  现代园林是为大众服务的,除了休闲、游憩的功能之外,也兼具教育的功能;特别是对于城市中的儿童来说,对农业的体验是至关重要的一方面内容。乡村景观是人们感受乡村气息的重要载体,也提供着农业体验的重要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的开发商大力推进扩张式的发展,导致乡土景观特色迅速消失,美国农地机构(theAmericanFarmlandTrust)估计每年约有405000~810000hm2的农地正在消失,所替代的发展景象是草皮、栽植的树、带有前廊和马厩的复古主义住宅,形成了一种被认为是乡村生活的错误景象。尽管新的郊区房主认为他们位于乡村的边缘,但是他们与城市的人一样,被剥夺了体验农业景观和食物生产之间关系的权利。Peck农场公园的设计师就抱有这种思想。设计师在设计中充分尊重了伊利诺伊本土的乡村农业景观,保护了历史农场的特征,使之成为一个少见的牧场公园——有着芬芳植物和飞舞昆虫的绿色土地。同时,修复了混凝土粮仓和谷仓并提供历史展品和有关农业展品的陈列,让人忆起过去的农场;除此之外,还提供了一些教育方面的课程,邀请学生了解牧场栖息地。在设计师看来,为了下一代,不应把农场像博物馆一样保存起来,而应让它们充满生机,帮助孩子们进行农业体验[5](图16)。

  2.3借景田园风光

  乡村广阔田野上斑斓的色彩、美丽的农田、起伏的山冈、蜿蜒的溪流、葱郁的林木和隐约显现的村落,体现了海德格尔对理想的人类生存环境所下的定义——“诗意地栖居”。古罗马、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都会在设计中注重欣赏乡村风光,通过设置观景平台和矮墙来欣赏花园外面的乡村景色。西方现代园林设计师只要有机会,依然会借景花园附近的田园风光。德国2个相邻的小城市BadOeynhausen和Löhne曾因地下温泉而闻名,2000年,2个城市共同举办了州园林展,展览会后这里成为市民活动和休息的场所。法国风景园林师亨利•巴瓦(HenriBava)和奥利弗•菲利普(OlivierPhilippe)在这里设计了一条长500m的林荫道,一直伸入到乡村环境中,在林荫道的尽头,游人能够欣赏周边的乡村风光。




  《中国园林》张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