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城市建筑

>

新旧元素的断裂并置——卡罗帕斯卡与古堡博物馆

新旧元素的断裂并置——卡罗帕斯卡与古堡博物馆

2013年9月7日 1:32:07
来源: 作者: 1003次浏览 [打印]

卡洛•斯卡帕(1906年一1978年),意大利殿堂级大师,毕生致力于一些历史性建筑的修复或扩建等小项目,主要是博物馆更新设计。古堡博物馆(Castelveccbio)作为其代表作品之一,为他建立了国际声誉。

  修复设计的背景

  维罗那是通往德、奥的必经之地,是古战场,也是诗人、文学家歌颂的城市。莎士比亚的作品《罗米欧与朱丽叶》使世人重新阅读维罗那城市。维罗那城的兴起,始自1263年的Scali}eri家族,在康•格兰德(CanGrande)一世统治下,城市逐渐有其风貌。1354年,康•格兰德(CanGrande)二世在阿迪杰(Adi}e)河畔建立古堡(Castelvecchio)。古堡包括两部份:宫殿、围以城墙和缭望塔的花园。从康•格兰德家族经历威士康迪(Visnonti)家族到拿破仑,古堡历经史上重要的征战。历史人物己逝,建筑依存。

  19世纪初期的拿破仑时代,古堡经历了重大变化,法国人在花园的北端和东端分别增建两建筑物,即目前的拿破仑兵营(博物馆的主要展示区)、图书馆和行政办公区

  一次大战后,城堡转为陈列该地区中世纪艺术的博物馆,并因此经历了首次大规模的修复。1923年一1926年,维罗那市民博物馆的主席,AntonioAvena教授承接了博物馆的修复工程。当时的设计思想是尽力恢复城堡的原状。于是设计者根据原先的设计在古堡的立面上重新装饰,在19世纪兴建的拿破仑兵营的立面上插人了哥特式的入口及窗户形式,并且按照中世纪式样重建了宫殿部分房间。

  1957年,,委托斯卡帕重新改造古堡的任务。斯卡帕不主张再来一次恢复原貌式设计—“重建哥特式及哥特形式,这是非常不调和的”。他更感兴趣于恢复建筑的各个“历史层”,他要通过各种片断的有序并置与离析来复活这些历史并产生全新的空间。斯卡帕将“新元素”引人系统,这里的新元素不再是对旧传统的唯唯诺诺,新与旧相对保持在一种“断裂”的状态之中。斯卡帕展示了一个古今碰撞却又异常和美的世界。



建筑“历史”的还原

  “我们唯一达成的共识就是清除所有的近期的多余的装饰,回到建筑最原初的状态。我们需要使博物馆适应这个古堡,而不是相反”。

  如何还原建筑的“历史”,怎样使建筑回到它最初的状态,这需要设计者的艺术修养和他的耐心和坚持。正如斯卡帕所言“我不得不理解它,我想我对它需要足够的敏锐。相比于设计高楼大厦,我更喜欢设计博物馆。因为那只是创造。而这里你需要适应并且熟悉它的每一部分。你可以说博物馆设计是一种叙述,不是形式,更是阐释的一种方式”

  还原的过程是漫长的:小心清除古堡外墙壁的装饰,显露出中世纪壁画的痕迹;打开面对阿迪杰河畔墙壁上砖砌的窗户;清除东北端缭望塔和中世纪城墙之间多余的墙壁,恢复它们之间的缺口,使得阳光重新进入古堡内部;一个重要的发现是拿破仑兵营一层末端房间的旧墙壁上用石灰封死的拱形门即Morbi0门。拱形门的入口低于一层平面的标高,但与宫殿的庭院标高齐平。斯卡帕重新打开这个门,并且发现了中世纪的鹅卵石道路,位于现在的通道下面古堡的拿破仑兵营和宫殿得以联系成一体。另外,对干以后的设计来说,获得很好效果。第一在于延续了观赏路线,使之更流畅;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在于为康•格兰德二世的石雕像位置的设立创造了很好的环境:斯卡帕修复的目的在于“使每个元素更突出”。拆除拿破仑兵营内部的部分隔墙,使内部空间更加完整;移走靠在中世纪墙壁上的19世纪的楼梯,展现墙壁的自身尺度;维持宫殿和缭望塔内部不变,保证其中世纪空间的性格

  新旧元素的“断裂”

  基于对维罗那城和古堡的理解,斯卡帕选择康。格兰德二世的石雕像作为博物馆的重点。对雕塑位置的考虑,对突出雕塑而设置的动线,以及为了各个角度体验雕塑而设计的联系体—“桥”,形成了闻名于世的Cangrande展陈空间。斯卡帕并不抹平裂纹,甚至有意夸大分离程度:轻巧洗练的钢架从破损的屋顶与墙面径直斜穿出;细致光滑的混凝土以极构成的手法叠加在规则的网络上;新与旧的并置与离析并未支解整体,相反,它以一种展示历史层面的方式,将其维系在强有力的历史张力之中。

  对主体空间的新旧元素“断裂”处理,休现在古堡修复!程的各个空间。它们是高潮的铺垫。斯卡帕以现代的极简的手法设计新元素,并与旧元素并置,取得可良好的效果。











  新旧元素的“断裂”并不是斯卡帕所故意制造的矛盾,斯卡帕的“断裂”设计,我们可以看到20世纪20年代新造型主义对他的影响。新造型运动的发起人之一范杜斯堡主张一种“建构一一解构”的组合:整体的建构来自于破碎的各个部分,整体应该拒绝各种围合的可能,对比的两级应该能够清晰显现。斯卡帕接受了新造型主义的原则,并形成了自己的语言。同时,对现代建筑所倡导的“标准设计”、‘功能主义”,斯卡帕深深置疑。努力唤起“深藏在人们心中的遥远的美好记忆”,但避免借用和组合任何传统的建筑风格和形式;倾向于现场设计的原则;对视觉艺术的独到理解;致力于建造技术的发展和变化;探求建筑材料的创造性运用;所有这些形成了斯卜帕的设计原则—对一种反常规的认识,对僵化的设计习惯的挑战。

资料来源:
  摘自《华中建筑》2006年24期《解读斯卡帕的古堡博物馆》作者薛少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