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城市建筑

>

安藤忠雄建筑精神的源泉——禅宗哲学

安藤忠雄建筑精神的源泉——禅宗哲学

2013年9月7日 5:25:01
来源: 作者: 486次浏览 [打印]

禅定——空间中的意味

禅宗的修行方式“禅定”是指排除一切世俗杂念,参禅自省的状态。这种状态是禅宗哲学“直观”世界和“内省”自身这两种认识活动的基础。在安藤忠雄的作品中常常可以发现具有禅定意味的空间,具有封闭性、集中性和几何性。这种空间是安藤抵制消费文化泛滥和技术至上霸权的表现。安藤忠雄曾谈到,从表面上看,自己的建筑是被剥离了人性和功能的抽象空间,因为在他的作品中空间是裸露的,但安藤认为自己并不是打算创造空间抽象物,在形式背后的本质是创造空间的原型。这一原型是各种不同人们情感的表达,而不仅仅是所谓理性的操作,这种空间是深刻的精神层面的,是关系到人性的基本层面的。安藤抛弃对形式的专注,而转向对其内在精神实质的理念。安藤一再强调自己要创造一种“私人领域”的几乎完全封闭的空间,他把这种空间定义为“情感的基本空间”,并在创造出这种空间后,使之成为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空间。而这种封闭空间的基本象征意义则在于为个人留出了精神的方寸之地,安藤忠雄认为在这种新型空间中最基本特征就是,处于其中的个体能体验到什么事真正丰富的个体的生命,怎样去发现人类生活最基本的东西。安藤分析到尽管建筑是通过几何学来认识世纪的,但这个世界不是均质的空间,它并非抽象和同一的,而是与历史、文化、气候、类型和城市相关联,并不是牛顿经典物理学的绝对空间,而是一个“日常”的空间,是一个充满各种丰富含义的空间。

  安藤认为今天的社会,个人成为社会整体的附庸。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与现有建筑与工业化城市之中,这种附庸关系使人失去了自我,淹没在工业化城市之中,要改变这种状态,就必须隔断人屈从与工业社会的不平等关系,为个人建立一种场所,并在这种场所中船里另一种和谐的,新型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来替代旧的关系。


  直观和内省——空间中的认识

禅宗哲学探究世界的方法抛弃了一切概念的借助,直接进入事物的本身,从内部去“直观”它。安藤忠雄遵循禅宗哲学的理念,认为人们通过自己的圣体“直观”来了解世界,从而抛弃了既定的思维定势和既定的概念,人们通过感知上下左右,前后来确定这个物理世界的结构,同时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要是对人类自身身体力行的创造活动的了解,通过对周围空间和时间的感知,周围的时空也就变得丰富和具有意义起来了。这样就使得人类的感觉和身体所处的世界时相互依存,人体所感知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能动的生命的空间。

  安藤忠雄用一个比喻来解释自己的观点,当“自我”感受到混凝土是冰冷坚硬的食物,同时“自我”也人那是到身体是温暖和柔软的,在这种情况下,身体与世界的交互关系就转变为“身心统一体”来理解,安藤自认为只有这一“身心统一体”才能真正理解建筑。


  色空——空间中的抽象性与表现型

  禅宗哲学对安藤忠雄建筑理念还有一个重要影响是来自禅宗哲学中“色与空”这一矛盾又同意的概念,禅宗哲学的“空”并不是没有的空,而是与“色”共同组成一个整体观念的两个方面,没有色或没有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或换另一句禅宗哲学用语“一即是多,多即是一。”安藤忠雄在建筑形式的抽象性与建筑内涵的复杂性相互关系中表达出对这一禅学奥一的阐释,安藤忠雄曾说“我发现很难回答建筑空间是抽象的还是表现的,因为我相信建筑是二者俱备的。”对于“抽象”一次安藤借助了20世纪初抽象绘画艺术来进行说明,他曾不止一次提到一位包豪斯艺术家阿尔伯斯,这位画家“延续了包豪斯的观察,把自己限制在正方形中和对形体的纯粹思想和追求之中,以此达到自由的普遍,永恒和本质”,安藤选择简单的圆和方形作为自己的建筑形式来创造空间,如同阿尔伯斯通过不同特征的色彩来表现正方形一样,这样产生了极为抽象和按几何学构成的食物转变为充满表现型的事物,按天安藤忠雄论述到“我的目标就是创造一种建筑,通过简明的几何形式,同时具有抽象性和表现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