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城市建筑

>

巴黎的“看与被看“

巴黎的“看与被看“

2013年9月7日 11:53:12
来源: 作者: 1455次浏览 [打印]

缔造空间的意图最终是为了组织和缔造交流——阿•拉普波特
  

毫无疑问,户外生活比任何建筑构思的组合都更加丰富,更激动人心,也更有价值——扬•盖尔

  看与被看存在于有人的每个角落,但是在巴黎这个神奇的空间里,人与人之间更容易形成一种看与被看的关系,不论是设计师有意还是无意,人——更加清晰的作为活的设计元素,呈现在日常生活的各个场景中,成为了视觉风景的一部分。本文描述的就是怎样的一类人的活动和什么样形式的行为空间,能够充分体现人看人。不论是“我”作为一个看的主体还是最后融入到日常生活中成为了被看的个体,都形成了一种发生在空间里一种微妙的角色扮演的关系,在视觉关系发生的同时,人与人之间也由陌生变为熟悉,由匆匆一瞥到语言交流的建立再到默契的心领神会,这一系列有趣的过程,组成了城市生活的一部分,真实而令人感动。笔者就以相遇、相识、相知三个部分由浅入深的将巴黎生活中人看人的活动分析呈现。


  1.相遇


  因为人的独特活动而观看。在这里,我作为一个旅游者,站在“看”的主体上,观察着周围的新世界,发现原来吸引我们相遇的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还有各式的人的有趣的活动,无论是带有商业性质的街头表演还是凑巧碰上的集会和游行,都促使了我们来到同一个空间,纯粹的成为欣赏与被欣赏者的聚会。


  1.1集会和游行

图1(左):广场周末学生自发的演唱会(佘依爽摄)
图2(中):巴黎歌剧院前总统候选人演讲场面(佘依爽摄)
图3(右):当地民俗节日的游行(佘依爽摄)


  1.2街头表演

图4(上左):巴黎圣母院外的活人雕塑(李迪华摄)
图5(上中):国王广场上唱歌剧的女孩们(刘琴博摄)
图6(上右):巴黎地铁里职业的表演者(韩西丽摄)
图7(下左):巴黎歌剧院外有组织的流浪乐队吸引着大批的人群(韩西丽摄)
图8(下中):艾菲尔铁塔下的滑稽表演(佘依爽摄)
图9(下右):蒙马特高地的街头肖像画家(佘依爽摄)


  这些表演体现了巴黎人的热爱生活,在他们自信的演出中没有卑微的乞讨,虽然可能也会有因为生活的窘迫而展艺街头,但是更多的是让人觉得这是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并怡然自得于自己的幸福中。在每个堪称珍宝遗产的建筑、环境里,都有宝贵的空间得以让人们能够展现才艺,没有维持治安的保安强令驱逐以净化场所,去得到所谓的肃穆与庄严。光是这小小的一瞥就奠定了亲民的空间基调,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


  2.相识


  在经历的空间体会中,发现总会有这么的一些设计吸引着人们的聚集,无形的说服着过路者在这里停留。不一样的人因为相同的空间影响,而具有相同的视线选择。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彼此交流的视线,尝试着共同体会共享空间中的安全与舒适。


  2.1空间布局

2.1.1中央与边界

图10(左):国王广场草地旁的小广场(李迪华摄)
图11(中):卢森堡公园里的儿童游戏场所(刘琴博 摄)
图12(右):蓬皮杜中心旁的小广场(李迪华摄)

图示1:在景观方向配置需要视野的空间,无论是向外的发展还是中心的凝聚

《人性场所》对广场功能的定义是漫步、闲坐、用餐或观察周围世界,与人行道不同的是,它是一处具有自我领域的空间,而不是一个用于路过的空间[1]。图10、11都有一个显著的典型特点就是有一个中心的点,吸引人们围绕左右,这个中心的点可能是一个雕塑也可能是中心有一个沙坑,沙坑里有孩子的活动需要人的关注。图12基本上由两条级别相同的道路和两栋重要的建筑围合而成,是一个比要重要的街角位置,设计师并没有将雕塑水池作为最为主要的元素铺占满整个位置,而是留下了足够的铺地空间可以供人们在上面开展活动,一旦开展了活动就会有吸引的目光,让人驻足、停留。

图13(上左):卢浮宫金字塔前的广场(李迪华摄)
图14(上右):国王广场的现代雕塑吸引人围绕(佘依爽摄)
图15(中左):协和广场中心的喷泉水池吸引人逗留留念(佘依爽 摄)
图16(中中):贝西公园的路旁(佘依爽摄)
图17(中右):秀蒙土丘公园的路旁(李迪华 摄)
图18(下左):边界区享受的人们(网络弥士 摄)
图19(下右):街道旁享受午间休息的居民(李迪华 摄)

人们在身边环境里寻找丰富的视景和能吸引他们的“抛锚点”,无论在身体上(坐、斜靠),还是心理上(站在附近,欣赏观看),会有一种安全感和监视感的满足。所以,人们在靠近中心景观不同形状和大小的人造物周围(长椅、台阶等)聚集,同时也被喷泉和雕塑所吸引。[1]中心聚集的多是一些年青人,他们在中心的停留会让他们具有一种被关注的感受。而在边界上,人们喜欢有距离的靠近而不是无节制的相互挤靠,明确的边界是这一类停靠活动的基础。

图示2:要求中心有引人注目的核心元素让人们能在中心区域的边界上逗留


  2.1.2围合

图20、21、23(上左、右、下右):在雪铁龙公园休息的人们(韩西丽、李迪华 摄)
图22(下左):拉维莱特公园的斜坡上的人们(李迪华 摄)

没有植物、街道设施或人的大型开放空间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恐怖的,他们更喜欢围合而不是暴露。[1]

图示3:围合的空间满足了人们对安全的需求

图24、25(上左、右):雪铁龙公园中的“盒子”(佘依爽、韩西丽摄)
图26(中左、右):蓬皮杜中心的“盒子”(佘依爽、韩西丽摄)
图27(下):卢浮宫金字塔的大厅(李迪华摄)

图示4:利用阶梯的空间错落安排,营造一种更为宽广的视野

空间的划分应该清楚而且微妙,否者人们会觉得自己被分隔到一个特殊的空间。[1]在高低错落,形似多层的盒子里,人们既感觉到了属于自身的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又有一种能通过视觉联系其他空间的疏通感。


  2.2设计元素

2.2.1水

图28(上):从岸上看塞纳河的游船(韩西丽摄)
图29(中左):卢浮宫金字塔旁嬉戏水的鸭子与人(李迪华 摄)
图30(中右):在水渠玩耍的孩子(刘琴博 摄)
图31(下左):里尔火车站前的喷泉聚集了众多的人们
图32(下右):城市运河旁的人们(韩西丽 摄)

动水在视觉和音响上的吸引力是公认的。喷泉的声音和动感可以成功的屏蔽周围交通的喧嚣,同时非常有利于创造一个令人愉悦的环境(图31)。[1]同时,水能够为人的活动提供多种的可能,无论是自己的观望、戏水(图28、32),还是和水里的动物或是一同戏水的同伴(图29、30),都是一种有趣而且喜悦的体验。

2.2.2窗户

图33(上左):里尔学院教室的内外(韩西丽摄)
图34(上右):蓬皮杜中心的个人工作室(韩西丽摄)
图35(下左):从卢浮宫向外看歌剧院大街(佘依爽摄)
图36(下右):在蓬皮杜有窗户休息的一角(佘依爽摄)

图示5:从窗户向外看的风景从来都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窗户往往扮演了一个窥视的明眼,无论是你从窗户向外看,还是你在看时他人在看你,都微妙的提供了一个典型的看与被看得场景,中国现代诗人卞之琳有一首诗《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个也许最能将窗户带给人的无限遐想表现的淋漓尽致。因此,在窗户的设计上,拥有最好视景的窗户不仅仅可以为看风景的人提供绝佳的体验,更不应错过另成为一道独特被看风景的机会。

2.2.3坐椅、台阶

图37(上左):塞纳河旁依靠斜坡休息的人(韩西丽摄)
图38(上中):郁金香公园独特的设计吸引人的各种尝试(李迪华 摄)
图39(上右):亚特兰蒂斯公园的木制甲板式的休息区(刘琴博 摄)
图40(中左):拉维莱特公园吸引孩子当作玩具的座椅(网络弥士 摄)
图41(中中):澡堂博物馆外的大石头状的座椅(刘琴博 摄)
图42(中右):国王广场的黑白柱形雕塑,同样也可以当作座椅(李迪华 摄)
图43(下左):拉德方斯的弧形座椅(李迪华 摄)
图44(下中):巴黎歌剧院的阶梯(刘琴博 摄)
图45(下右):拉维莱特公园设计独特的座椅让坐在上面的人也成为了风景(韩西丽 摄)
图46(下下):拉德方斯大拱门下的巨大阶梯始终吸引人行使坐的功能(李迪华 摄)


  “坐有其位,坐有所依,坐有所视,坐有所安”[3]是古往今来“坐”这个动作的基本描述。最适于坐的形式通常也是最简单的形式,只要宽度足够,人们会聚坐在台阶和边缘上。在台阶上,人们可以同形形色色的人群接触,这种接触比坐在固定长椅上要多得多[1]。台阶、护墙、土堆和花池等非正式的辅助座椅在没有人的时候,不会显得空旷,同样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潜在座椅形式[1]。

3.相知

城市的本质是生活——刘易斯•芒福德

  视觉的交流已无法满足我们的好奇,独特的生活方式也在感召我们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之中,真正的品位一座城市也就是这样生活中的相濡相沫吧。

3.1生活方式

图47(上左):艾菲尔铁塔下草地上嬉戏的父女(韩西丽 摄)
图48(上右):和当地居民一起游戏(韩西丽 摄)
图49(中左):偶遇并参加当地人的婚礼庆祝(佘依爽 摄)
图50(中右):公园里供孩子运动的滑坡(李迪华 摄)
图51、52(下左、右):巴黎的咖啡馆生活(韩西丽、李迪华 摄)


  欧洲人具有漫游、散步或是频繁光顾露天咖啡馆的传统,而座位前人行道上的景象是吸引人们坐下来小憩的主要因素。[4]在巴黎的街道里,咖啡馆几乎随处可见,人们也不避讳自己相对私密的休闲或是用餐时间有来往的行人打扰,抑或是更增添了他们休闲时的兴趣。

3.1旅行者

图53(左一):塞纳河旁拍照的孩子们(韩西丽 摄)
图54(中一):巴黎歌剧院里被征服的游客(李迪华 摄)
图55(中二):旅游大巴上的游客们(李迪华 摄)
图56(右一):塞纳河游船上拍照留影的游客(佘依爽 摄)


  旅行中的我们也成为了他人镜头中的主角,在这样的一个吸引人的空间里,任何活动都能牵引他人的视觉关注,尝试着语言的沟通,心有灵犀的忽视陌生感,让人始终被一种安全、亲切、自由的感觉环绕,这就是一个空间真正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物质环境的构成对于社会交往的质量、内容和强度没有直接影响,但建筑师和规划人员能影响人们相遇以及观察和倾听他人的机遇。[4]因此,在一个设计能够改变机遇的前提下,借鉴巴黎的成功案例会是一个很必要的学习。

只有走出来,置身于真实的世界中,摆脱电视、网络带来的虚幻,才能切实的观察身边不同的人群、不同的人际关系,这种经历才是一个真实个体体会生活的唯一途径,也只有这样才能反过来支持这个不断多样化和文化多元化的世界中城市生活的繁荣。[1]

  参考文献:
  [1]克莱尔•库珀•马库斯(ClairCooperMarcus),卡罗琳•弗朗西斯(CarolynFrancis)编著俞孔坚等 译.人性的场所[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12、23、35、45页
  [2]爱德华•T•怀特著.林敏哲,林明毅译.建筑语汇[M].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01.129页
  [3]刘永德,(日)三村翰弘、川西利昌等,建筑外环境设计[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6.46页
  [4]扬•盖尔.何人可译.交往与空间[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2.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