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文化

>

感受屋顶绿化 会呼吸的屋顶

感受屋顶绿化 会呼吸的屋顶

2013年9月12日 7:02:40
来源: 作者: 938次浏览 [打印]

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生活,没有人不渴望重新找回大自然中的绿色。身在城市中的你,可能曾经想像过住在被绿色植物覆盖的房子中,如今这种想法在世界许多地方已经实现了。人们利用屋顶这个可利用的空间,实现着自己的都市田园梦,改变着城市的环境。



芝加哥市政厅的绿色屋顶


  上中学时,历史老师告诉我们,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中有一个是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随着岁月的流逝,那座空中花园早已消失在历史的深处,只留下一个遥远的传说。但当我从芝加哥所住的一座高层饭店透过玻璃窗向右前方眺望时,发现楼群上空好像有一座空中花园。开始以为是视觉误差造成的,待定睛细细一瞧,发现那座花园建在大楼的顶部,与之比邻的是一个楼顶露天游泳池,眼前呈现的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空中花园。再往左侧一瞧,另一座楼顶上的葱绿也映入眼帘。

  想来,这便是早有所闻而未得一见的芝加哥“会呼吸的屋顶”了。

  在芝加哥市中心,有一块面积达1900平方米,郁郁葱葱的绿色花园。在这块绿洲里,自由生长着150多种、两万多株花草,小蝴蝶、小蜜蜂、小鸟在须芒草、三叶草、仙人掌丛中飞来飞去。花园内还有一个养蜜蜂的蜂房,花园的管理者每年都义卖产出的蜂蜜,募集到的资金用于青少年课外活动项目。

  如果这块绿洲位于地面上,一点也不稀奇。但这片绿地并不在地面的公园里,而在芝加哥市政厅的屋顶上,它是芝加哥的第一座绿色屋顶。如今,这座芝加哥市政厅屋顶上的绿色花园已形成了一个综合的生态系统,成为有生命的、会“呼吸”的屋顶。芝加哥屋顶绿化也由在浅托盘里种植耐旱植物,发展到在屋顶种植多种植物,建立生态系统的高级阶段。

  从古巴比伦空中花园到现代“屋顶花园”体系,屋顶绿化不断发展。

  屋顶绿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古代生活在幼发拉底河下游地区的苏美尔人,在乌尔城大庙塔屋顶所建的花园,是有史可考的最早的屋顶花园。不过,在此后1400多年才出现的巴比伦“空中花园”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屋顶花园。当时,巴比伦国王尼布加尼撒二世娶了波斯国一位美丽的公主,身处异乡的公主因思念故乡而郁郁寡欢。国王为了取悦爱妻,下令在平原地带用砖石、泥土垒起高大的台子,在台子上建造层层宫室,种植花草树木,形成了堪称奇迹的巴比伦“空中花园”。这座“空中花园”客观上展现了古代造园艺术和生态环境建设的成就,成为古代文明的缩影。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重视并力推屋顶绿化的国家,至今仍是全球公认的“绿色屋顶”普及程度最高、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几年前,热爱绿色环保的芝加哥市长从德国获得灵感,随后在芝加哥大力推进屋顶绿化。如今,在城市中拥有屋顶花园面积世界第一的芝加哥,成为“绿色屋顶”的后起之秀,在屋顶绿化方面成为美国乃至全球的引领者。

  屋顶花园为昆虫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为市民提供了休闲空间,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芝加哥如此大力推广屋顶绿化,对城市建设、改善环境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在位于美丽的密歇根湖畔的水族馆会议室里,芝加哥市市政厅官员和环保人士向我们娓娓道来。他们说,屋顶绿化是一种特殊的绿化形式,它是以建筑物顶部平台为依托,进行蓄水、覆土并营造园林景观的一种空间绿化美化形式。开展屋顶绿化,对改善城市环境有很多益处。

  最直观的作用当然是美化环境,比如市政厅,虽然只有小部分人能登上楼顶近距离体验花园,但在四周高楼办公的人每天都能俯瞰这片绿洲,一些居民足不出户就可以欣赏到令人心旷神怡的绿色风景,而这正是很多现代城市所缺失的。

  近年来,随着城市规模的高速扩张,热浪席卷着许多城市。一座座高蓄热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大量由水泥、柏油铺设的不透水地面无法通过水分蒸发冷却,大大加重了城区的高温和干燥。“绿色屋顶”能够减少屋顶热辐射、缓解热岛效应,芝加哥市政厅顶楼的温度要比传统的柏油屋顶温度低很多。因此,绿色屋顶又被形象地称为“温度调节器”。

  暴雨引起的下水道堵塞、路面积水以及污水外泄,一直是令芝加哥人头痛的问题。城市的绿色屋顶就像一个蓄水池,能截流和储存大量雨水,并蓄水48小时以上,降低雨水流速,一定程度地缓解城市内涝。

  芝加哥环境保护局局长说,增添环保元素会让项目更昂贵,但从长远效应来看是很合算的。由于大规模推行屋顶绿化,有效降低了能源消耗,芝加哥市政府每年大约能节约1亿美元的能源开支。此外,屋顶花园还为昆虫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为鸟类提供了食物来源,为市民提供了避暑纳凉的休闲空间,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总之,开展屋顶绿化好处多多。

  目前人居环境质量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我国北京、上海、深圳、杭州、长沙等大城市,也纷纷采取措施推广屋顶绿化。但愿在不久的将来,生活在喧嚣和忙碌中的我们,能看到更多的绿色屋顶,城市人居环境越来越美好。

  在这篇文章收笔之际,偶然看到一则消息,美国设计师马尔科·安东尼康·卡斯特罗正在计划将屋顶花园搬上公交车顶。想想看吧,如果每辆公交车都顶着一个花园奔驰在城市的马路上,那该有多么浪漫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