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设计

>

现代建筑的“第一中庭”——读凯文洛奇的作品福特基金会大楼

现代建筑的“第一中庭”——读凯文洛奇的作品福特基金会大楼

2013年9月16日 4:12:20
来源: 作者: 1390次浏览 [打印]

由D&R事务所1963年开始设计的福特基金会大楼(以下简称“福特楼”(图1)是世界上第一个带有大型中庭的建筑。因其首次创造了公众可以进入的大体量绿化中庭而享誉国际建筑界,1995年福特楼荣获美国建筑师学会“25年之奖”(AIA25-Year Award),这项奖每年专门授予25年前建成而经使用和时间考验证明具有持久魅力和历史价值的杰作。福特楼的设计师凯文.洛奇因其在建筑和自然的整合方面的努力探索和做出的突出成就而获得了198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1 尊重城市文脉的建筑界面

  福特楼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中的42街43街之间,共有12层。福特楼设计所要求的容积率非常小,这在纽约市是罕见的。假如从通常的设计角度考虑,这样一个任务的实施会不可避免的产生难题——如果淡淡考虑建筑的沿街界面,把新建筑的沿街立面与相邻已有建筑拉齐,就会使新建筑以底层铺满整个基地,而已有的城市天际线就会被打断;反之如果仅仅为了尊重现有的天际线,则新建筑势必要退后于红线,导致沿街界面的连续性被破坏。这样的矛盾为凯文洛奇这位极富挑战创新精神的大师提供了机会和挑战,他的解决方案是L形办公区平面和一个大的室内中庭相结合,从而增加了建筑体量,使它能与现存的建筑天际线和沿街界面都保持一致。另外,室内中庭与相邻基地处的公园也取得了很好的关系。


  在新老建筑关系的处理上,凯文洛奇特别注重通过材料的运用和尺度的处理来实现新旧建筑的对话。福特楼的钢构件全部为表层防锈处理的耐候钢,它们在室内外均无饰面,并且与墙柱的灰红色花岗岩贴面一起与周围的20世纪初暗红色砖建筑相协调。这不仅没有造成新建筑出现时常使老建筑更显破旧的局面,反而将42街东端附近街区的破旧感转变为“古朴”气氛(图2)。外立面上跨度达25m的大梁与高度之比短得多的小梁以相似的手法所包裹着。外墙延伸到最上部梁的上面,并带有压封(图3)。真个建筑立面的尺度处理的简洁大胆又不失精细,墙体上的石材划分和玻璃幕墙上钢架的分隔削弱化了建筑大面积的虚实体量带来的超人尺度(图4),使得整个沿街建筑的视觉连续性得以保持一致。福特楼的设计中凯文洛奇并没有对已有的历史文脉进行再现和折衷,而是捕捉已有建筑的表述特征和精神实质,并赋予新界面中,并加以表现。这种表现不是一目了然的,而是提炼和升华了的,最终创造出与老形式具有同等视觉效应的新形势(图5-6)。

  2 富于社区精神的建筑空间

  社区精神的体现是凯文洛奇设计灵感的来源。

  “在1963年当我们设计福特基金会大楼时,现代社会还没有任何其他建筑将花园院落引入其中。在19世纪这种想法曾偶尔地被探索过,然而,现在,办公建筑内有一个所谓的中庭是很普通的了。我们试图为广义的社区提供一个空间——那几乎是第一次公众能进入一个办公建筑,并有一种正当的理由停留在那儿。公众能沟通过福特基金会大楼,坐下来,享受树林和花草,它不是这个建筑的门厅,它是一个公共空间,是福特基金会为社区做的一个贡献。我始终试图和每一个业主一道使这样的情况得以实现,以至于我们不只是解决如何满足特定主要的问题,而是做出高于、超越于艺术层次之上的贡献。使一个社区参与建筑物并从建筑物里得到一些回报——这就是在这个层次上来做贡献。”

  “建筑物中人的涉入是非常重要的,这正如在福特基金会大楼这个例子中,它首先为在其中工作的人们所构成的工作社区提供了容纳场所,其次为该工作社区与公众的关系也提供了容纳场所。”(图7)


  在福特楼设计中,凯文洛奇将垂直交通核心移动到L形平面外墙,使得中庭更加开阔完整。中庭内L形的办公区统一而浑厚的水平线条以及与之相对的通透的玻璃幕墙的对比弱化了中庭的领域感(图8)。L形的办公区平面使得所有办公室沿中庭周围布置,每层都可以欣赏到这个以透明屋顶作为顶盖的室内中庭(图9-11)。身处楼中的工作人员也可以通过中庭彼此对望,使人们产生共同的工作社区感。中庭使办公部分与较宽的42街隔开,减少了交通噪声。顺应基地的高差,中庭内以抬高一层楼的高度做成阶梯式的花园,三层和四层退缩成螺旋形的断面(图12-13)。中庭角落的楼梯间在平面上与中庭呈45度斜角,与东和南两面那高达十层的玻璃墙一起使中庭朝向东南方即42街的东端——这个方向邻近建筑的遮挡较少,更多的把阳光引入中庭(图14)。而对角的楼梯则明确的暗示空间的轴线及逃生方向。

  福特楼内部设计非常精细周到,让人感觉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被忽略(图15)。无论是建筑内部的细小空间处理,还是建筑的照明、采暖设备选择的布置甚至是家具的设计都渗透了建筑师精心的设计过程,而这恰恰是社区精神成为凯文洛奇设计灵感来源的最好解释。

  3 整合建筑、自然的室内中庭

  对建筑和自然之整合是凯文洛奇在继承沙里宁事务所后的最大成就。

  从福特楼的设计可以看出,在处理建筑和自然的关系时,凯文洛奇把植物当做一种与其他建筑材料和构建一样是不能抽离的有机组成部分;植物与其他材料一道充当建筑本身表现的对象,甚至是表现的中心或主题,而这不只是与之配套的建筑园林师的人物(图16-19)。

  福特楼的中庭于1967年12月开放,作为颇有创意的园林艺术,该中庭在设计的构思上几乎是尝试性的。由于当时的商业建筑中还没有安装通风设备的先例,凯文洛奇认为中庭冬季的气温不适于热带植物。其中植株最大的是8棵成对的南方广玉兰。这些树的树干内径为36cm,根重9t,树冠高达10.7m。此外,还有红桉树(桉树属)、黄檀(蓝花楹属)、日本柳杉(柳杉属),以及同样少见的千余棵灌木、百余棵藤蔓植物,两万余棵地被植物和18棵水生植物。结果发现,冬季的气温可以控制在春夏秋的平均气温以上。因此,这些南方的植物逐渐被热带植物所取代。最后一棵广玉兰于1984年被挖出。尽管树种发生了大规模的变化,但所产生的视觉效果却没变(图20-22)。这个花园仍然是纽约城中混凝土、钢筋、玻璃群中的绿洲。

  福特楼的建筑与自然结合的如此完美在于凯文洛奇在设计中把中庭提升到建筑要建立人与自然的关系的高度来思考(图23)。


  结语

  福特楼的建成已经有35年历史了,它在建筑史中的地位和它在建筑史中的地位和它给予我们的宝贵启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清晰。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中庭建筑,它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创造性的空间形态,更为宝贵的在于它所蕴含的建筑师对于建筑的深层次的理解和在此基础上不懈的探索精神。建筑师的根本职责在于创造美好的人类社区,这时建筑创作的出发点不再是风格、流派。首先应当是对特定因素之中的使用者和社区进行“艺术选择”。这个“选择”的过程同事是一个创造的过程,时代的发展使得这一过程成为我们这一代建筑师所面临的的真正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