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文章

>

景观文化

>

设计哲学--凯文·罗奇接受普利策奖时的演讲

设计哲学--凯文·罗奇接受普利策奖时的演讲

2013年9月20日 16:53:38
来源: 作者: 227次浏览 [打印]

现在,名声远扬(也许是臭名昭著)带来大量的来信。这是令人刺激振奋和很有裨益的。

  让我随便举个例子,这样你也许能和我同享快乐。 这是一封来自新墨西哥州某女士的信。在其开篇说道: “我认为普利策委员会的成员一定是发疯了:1982年,他们竟颁奖给一个用玻璃、石头和钢筋作设计的建筑师,这些浪费能源的材料过时、老旧又惹人厌恶。我是读过那些 赞美的报道:感性的公共空间和探索优雅的艺术等等,但对于我这样深爱着祖国和艺术的人而言更让我激愤,因为这个奖项必将影响建筑学院的教学,同时助长这类早该进坟墓的设计之风。”所有这些都装在一个大信封里,标题是粗体字:你今天为阻止核战争做了什么。

  的确,我回想了一下,那天我确实没为阻止核战争作任何事。出于人的本性我立即想为自己作辩护,但是,一座建筑难道不代表着对未来的信心和希望?我们不希望将我们文明的成果传达给其他人吗?我们不仅希望我们目前所作的是神圣、有用处和美丽的,更希望它还清晰的表达了我们自己的渴望吗?我们还希望这是一种可以和未来交流并影响着未来人的艺术,就像我们自己被过去深刻的影响和感动。

  建筑艺术是我们留给历史的印记,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作出结论的艺术。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在未完全理解建筑的本质之前不能专横的将它强归为某类艺术,而关于艺术谈的过多也将危险的将它混同于流行的时髦。艺术的产生是艰难的,它源于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思考,而绝非简单的接受或赞美。

  我们常常容易忘记我们是为那些必须看到和使用这个建筑的人们进行设计;我们还常常忘记 这些人都是具有不同需求和品位的独立个体而并非简单的“群众”。我们应承担起创造环境的 责任,并利用我们的职权引导和教育社会去改善它的生存环境,而将判定什么是艺术、什么 是创造的权力留给未来的时代。让未来的时代评价我们的文明。我们全体现在都应为创造一个 可以与自然和他人和平相处的环境而努力。建设好的建筑即是和平的行动。希望这将不止是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