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首页

>

景观设计

>

住宅别墅景观

>

住宅新定制,就在纽约老城区(IDCHINA特别报道)

住宅新定制,就在纽约老城区(IDCHINA特别报道)

2013年6月14日 8:07:00
来源:石材体验网 作者: 2487次浏览 [打印]

 

 

文字:张森 设计:messana o"rorke建筑事务所 图片:eric laignel.           messana o"rorke给纽约街头带来了新一季精美的城市住宅新制度。           brian messana告知天下对当代建筑口号的厌恶之情。当被问及如何来描述messana o"rorke建筑事务所的建筑风格时,他毫不避讳地表示,自己对极简抽象风一点都不感兴趣。“这种形容带有太多的禅宗色彩”,他说,“我们更关注建筑的实用主义。”很显然,他与toby o"rorke找到了理想的项目委托人——一位爱尔兰银行家,这位委托人在移民香港之前,就在纽约市区买到了一座1853年建造的四层高红砖房。在接下来的12年,他便将整套房租给了一波又一波的房客,而这套房最后的房客也将注定为电视名人charlie rose,与此同时,这套房在转租的经历中饱经沧桑。自1981年一次翻修后,这栋老楼就已经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处理,因此,此次翻修的委托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房屋所有者回到了爱尔兰,我们不确定他是否要将翻新过的住宅进行出售还是再一次地租给某位房客,也许经历此次翻修后,这栋老楼会被房主保留下来,作为在纽约的居所也说不定。在工程启动之前,他希望设计团队能够尊重自己对住宅室内设计的审美态度。“这里曾经住过一位斯巴达人,” o"rorke说。预期设计完成地很快,设计规划也显得着实简单,然而,设计背后却在房屋结构上下了复杂的一笔。尽管这栋房子有2800平方英尺,对于住宅来说可谓是极大的一个数字了,整栋建筑被分为了底层与上面三层这四层空间格局,而每一层又被细分为四个不同的房间,闭塞的条件迫使设计师用狭窄的仅有8英尺宽的楼梯从前到后串起四个楼层。“在这个大杂烩项目里,我们如何才能创造出宽敞的感觉?”这是messana 与o"rorke最头疼的事情。           入口处一块可用的方形空间,在设计过程中严格地控制着一层室内装置的数量,设计师需要从这种干预中脱离出来,提取出最大强度的使用性。翻修过程有不断地去掉一些不可用的室内结构,messana o"rorke二人已经无暇顾忌别的东西了,能提供最佳的功能性与透光性是他们最想在这个项目中追求的目标。这栋房子原来在每一层都有两个壁炉,而现在,每一层成对的壁炉都让位给拥有盛装衣物的壁橱、视听设备以及室内的其他机械系统。所有这些,我们感到设计地最为巧妙的是,那些隐藏式的壁橱都分散在室内边墙的对角线上,几乎是全隐匿的。这些矩形是从房屋建造的一开始就有的,除此之外,messana o"rorke还留下了房屋原有的地下室、客厅地板与二层巨型的开放空间,其他细部的则有:餐厅、起居室、主卧室等。相对而言,功能性么可以这么强的空间都被设计师划分到靠近街道的一侧。大多都是一些功能区域,例如像厨房、书房、卫生间等,都被归到空间相对狭窄的后方或楼梯大厅的一侧。相比之下,顶楼则被划分为上下两层的客房套间。           乍眼一看,这些已有的空间显得很宽敞,视野很好。走进再一看,细部的装置则又进一步提高了人们的感知力与欣赏性,设计师赋予室内一种令人惊讶的活力,构造出清晰的角度与表面。墙体、天花与地板,由一个狭窄的洞分离开来,成为了动态的相互关联的独立元素。在浴室,距离墙面几英寸距离窝着一个长方形浴盆,增添了建筑的定义,是的小空间显得更大。如果可能的话,messana o"rorke则希望去掉壁橱上原有的门,取而代之,用发荧光的竖条作隐匿式的处理,这样一来,就能在夜间给隔壁房间引入一些光。“这样的错觉会使得空间更加背离它原有的特性,” messana observes说。         对于这样一个纯净的环境,在选择材料上需要更加明智。为了对比白色的墙壁,messana o"rorke选用了钢丝刷旧了的橡木地板,青石灰在这里衬托出它生动的颗粒肌理,而这都需要木工巧夺天工的手工技艺来实现这种创作出的自然之感。在其他地方,材料的作用就只有提供惊喜了。喷有白漆的门一打开就泄露了胡桃木橱柜的所在;厨房与主卧浴室内选择了白色无斑纹的大理石给空间打基底。家具在选择上也做了相同的考虑,好像都受到了艺术的洗礼——餐厅中央的餐桌上摆放着名为“颤抖者”的小型雕塑;起居室内,地板上铺设着一小块剪裁独到的地毯,而转椅上也铺有材料呼应的葡萄红色的皮革垫;主卧则放置了一把hans wegner设计的椅子。建筑艺术与陶器的置入给这间房增添了高雅的戏剧性效果。         综上,该项目简要地表述了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视觉理念:“beinahe nichts”,像是什么都没有那么纯粹。又或如spencer tracy说的那样,“她几乎没什么肉,但却有精髓。” messana o"rorke的委托人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设计初想已成为了现实,对于这套房,业主最终打算卖掉还是继续出租,我们不得而知。如今我们知道的是,目前他还住在这栋房子里。